搜索
快捷导航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CCL嘉华网

门户
本地新闻
活动
加国安省
中国世界
留学移民
金融地产
美食娱乐
论坛
天南地北
时尚流行
社区活动
留学移民
工作就业
买卖信息
商家
推荐商家
优惠券
推荐商品
餐饮美食
留学移民
更多
二手
房屋
家具
汽车
电器电子
书本
设备办公
手机上看
CCL嘉华网 门户 金融·地产 查看内容
 

房东阿根的故事

2017-2-11 08:4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472| 评论: 0|原作者: 于戎伟 于氏法律

房东Test

 

阿根是个十足的草根房东。辛辛苦苦做了几年餐馆,攒了些钱,在宾顿市投资,师置了个小房子,交了几十万的“当配”,加上林林总总的各项费用,终于拿到了投资房的钥匙。阿根不能免俗,也是希冀租金养房,盼着房市上扬,过几年物业增值,投资就算是对了路。

 


 

第一次当投资房房东的阿根,一门心思地找租客,网上找,报上找,还在社区中心里贴广告。但是,打电话的人多,看房的人少,租房的人更少。眼看着大半个月就过去了,阿根担心的头一个月的“毛盖纸”,还是没有着落。阿根加大出租房宣传攻势,不仅在网站上把出租信息置顶,还在屋子外面插上一个自己做的牌子,以中英文对照,上书“有房出租”。

 

 

终于,在当月的22日,三个年轻女性上门看房,阿根连忙把她们请进屋来,这是三个祖籍加勒比海地区的年轻女性,其中一个自己介绍说是在附近的一个超市做收款员,一个说是附近社区的游泳教练,另一个说正在附近上学,马上实习,然后在幼儿园当阿姨。她们说是三个表姐妹。阿根打量了一番,感觉三个人都很活泼,开朗外向,心想总算有了些着落,便问什么时候入住,她们说下个月的1日就好。然后就看了房子,谈了房租,停车等等。暂短截说,三个丫头决定租住二楼的三个卧室,以及一层的厨房和客厅,也就是说,除去地下室,其他地方就是三个加勒比海丫头的天下。

 

 阿根和三个丫头在厨房的餐厅坐下,阿根用在ESL里学的英文,写了份所谓的租约,其他条款不表,租约的期限是12个月。随即,其中一个丫头交了一百元做为押金,并约定在入住前三天,现金交付首月和末月,合计大洋多少云云。这下子,阿根心里舒服了许多,起码头一个月的“毛盖纸”是够了。

 


 

送走了加勒比海丫头,电话又响了。这次说话的是个印度小伙子,说是在社区服务中心,看到了阿根的广告,阿根的房子离他上学的学校,走路五分钟,太好了。要租。要看房。阿根心想,这好运气要是来了,多厚的城墙都挡不住,好,来吧!不一会儿,三个印度小伙子就出现在了屋门前,每个人头上都有一条头巾,说话带有浓重的南亚口音,一边说话,一边上下左右前前后后地摇晃脑袋,暂短截说,要租屋啊,要租屋!阿根心想,上面三个丫头,一人一间,这地下室三间,正好就放这仨包头仔。于是谈好租金,租期,阿根再次在ESL学的英文,炮制租约一份,无非是押金、入住等等一应谈妥。也是下个月1日,准时入住。包头仔离去,阿根也离开了出租屋,一路哼小曲,唱红歌,高兴地别提。

 

到了下个月的1日,阿根早早就守在屋里,监督两组六个年轻男女搬入出租屋,搬家过程持续了六个小时,看着每人都入住了自己的屋子,租金也收到了手里,阿根心里那个后悔啊!我怎么早几年就没那么干呢?哎,后悔爹妈没早生他十年!

 

天有不测风云。阿根后悔之后的第十天的深夜,包头仔其中的一个,给阿根打来电话,说楼上的三个阿姐,从下午就开“趴替”,“趴替”已经持续了十三个小时了,好像还没有结束的意思,起初是三个人,后来是六个,然后就九个,再后是十二个,之后就人太多,数的包头仔眼花缭乱,男男女女,欢歌起舞,歌声时而奔放,十足加勒比的开朗风情,鼓点时而鲜明,仿佛远古西非部落猎手捕狮。这可苦了住在地下室的三个包头仔,要学习啊,要念书,可是,这些“合理的享受”已经变成了奢望,无奈,只能问问阿根,我们刚来不久,印度来的留学生,是不是加拿大人天天这样春色无边?阿根说我马上就来看看。

 

十几分钟后,阿根到了出租屋,看到街上停不少车,摁门铃,包头仔出来开门。上楼去,仨姑娘热情迎接。阿根自然气的火冒三丈,企图制止,仨姑娘说,你气从何来?今天是星期六,我们玩玩又如何,瞧,都是我的表哥表妹表弟表弟媳妇等。。。你赶紧走,不走我叫警察,说你骚扰我们“合理的享受”。。。。

 

说到这里,各位看官,我就不多言了。总之,起初是周末疯狂到两点,后来变成每天胡来到子夜。再发展,可就更是让阿根连跳河的心都有了。。。

 

阿根离开那个“趴替”后的第十天深夜,包头仔其中的一个,给阿根打来电话,说楼上的三个阿姐在抽大麻,而且平时她们也基本不出去,白天经常有闲杂人等进进出出,有人以现金交换大麻。阿根心里一沉,天!这是贩毒!阿根掏出电话,哆里哆嗦刚要“酒要要”,可突然一转念,心里暗想,我那房子分租了这么多人,本身就不合法,我那“当配”来源也是偷税省下的钱,我自己以前也和警察打过交道。。。我要是报了警,后果会怎样?想到了这些,阿根打电话的手,慢慢缩了回去。于是,吞吞吐吐地搪塞包头仔说,好了,我知道了,我明天去处理。。。于是忐忐忑忑,昏昏睡去。梦里的阿根一直在追寻着答案。。。我该怎么办?

阿根一夜睡的着实的不踏实,翻来倒去地想,我倒是报警啊,还是求求这三姐妹啊,倒是硬邦邦地跟她们干呢,还是软绵绵地向她们求。。。转天起床后,还是要去餐馆开工,于是带着满脑袋的疑问过了好几天。好在包头仔也没再来电话诉苦,仿佛“让子弹飞一会儿”的道理,还是蛮好用的。。。求老天爷开恩吧。

 

说时迟,那时快。不消几天,第二个月收租的日子到了,租约中是说,房东上门向房客收取,现金支付,钱款两讫。于是,阿根在第二个月的第一天晚上,餐馆收了工,拖着疲惫的身子,够奔出租屋收租。时间差不多是在九点多了,摁得门铃,包头仔前来应门,毫不费力,包头仔的租金就收全了,阿根心里踏实了些。

 

插入大图| 小图  

阿根上得楼去,轻敲房门,只听里面大喝一声,现在是晚上十点,你房东来打扰我,小心我要报警,我们都是单身女性,你吃不了兜着走。阿根忙说我是来收租的,不是来打扰你。没等阿根说完,突然房门洞开,里面出来加勒比海丫头一人,黝黑肥硕的面庞几乎贴到了阿根的脸上,阿根哪里见过这等阵势,连忙后退,丫头肚子一挺,说出的话几乎吓死阿东。丫头说,我怀孕了!你再半夜骚扰,小心啊!阿根小心翼翼地问,那房租。。。。丫头一句话喷了出来,现在没有,下星期再说!然后门砰然关闭。

 

 

 

阿根都不知道是怎么下的楼,怎么出的屋,怎么开的车,怎么回到了自己的家,坐定了的阿根,现在感觉是万丈高楼失了脚,扬子江心断缆崩舟桅杆折。一时间,急急地想对策,这个月的“毛盖纸”怎么办?这往后还有十个多月,如果月月如此,怎么办?包头仔还在抱怨她们抽大麻,以后来的都是不三不四的人,出了事怎么办?阿根感觉,这房东当的真够呛。起初是房客抱怨,不理他也就算了,现在是眼睁睁银子收不来。就这样,阿根溜溜地又等了一个星期。阿根再打电话给加勒比海丫头们,自然也是不接电话,不回短信。

 

 

阿根的一张无助的脸,让一同在餐馆工作的同事看到了,问了缘由,阿根便倒出了苦水,侥幸这位同事认识我,于是把我的电话给了阿根。阿根在转天早上开工以前,到了我的办公室。

 

阿根高高大大的个子,但是说话却是柔声细语。粗粗糙糙的外形,几句话说来,内心却甚是孱弱。我听了拉拉杂杂的整个过程,也就是前文的那些零碎,于是给阿根指出了两条路。一软,一硬。

 

先说硬,房客藏毒贩毒,有人证,报警出警,无论警察检控是否最后落罪,阿根都可以向房客发出N6通知(见下方),然后申请听证,在听证会上,由证人举证,从而向听证官证明违法事实存在,于是停止租约,驱逐出门,同时追讨欠款,追究损失,这种做法的关键是证人,以及阿根的庭上表现(即使由我发问,举证人也是阿根自己)。

 

 

 

阿根问这样要多久才能驱逐,我根据事实和密市(宾顿地区听证会所属地)的案量,估计顺利的话,大约二十多天获得法令(因为由N6而起的听证会,优先处理),走完全程。如果强制驱逐,则要再等上一周左右,其中的变数多多,无法给出板上钉钉的答案。同时,我告诉阿根,无论哪个代理人给你一个“保证没问题”的回答时,你都要打了折扣听。阿根仍然是一脸茫然,我知道,他仅仅听进了他想听的东西。经验告诉我,这时的当事人,往往是SelectiveListener,光听他爱听的那一部分。

 

阿根当着我的面,给包头仔打电话,不出我的意料,包头仔不愿当庭作证,说很是害怕,也不愿向警察指证,说说他们刚刚来,对好多事情都不懂,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大不了他们自己搬走则个。这可跟当初向阿根五次三番地抱怨,截然不同。我知道这很正常。于是,告诉阿根,我愿意去他们的出租屋,和包头仔聊一聊。包头仔勉强同意。

 

请人作证,往往不容易实现。尤其是这样住在一起的情形,包头仔害怕是很正常的事。我去出租屋,亲自找包头仔,阿根在场,包头仔会感到方便许多,安全许多。于是在转天早上,我在出租屋附近的一个咖啡店,见到了包头仔,果然是个不容易出庭作证的家伙,一口顾左右而言它的语气,南亚人的油滑加上不懂世事的幼稚,使得我打消了让他作证的想法,于是我说,你写个证词,总可以吧,这样你就不用当庭出面了,对你是个保护,我可以是替你着想啊。很勉强地,包头仔写了半页纸的话,无法他是谁,住哪里,干啥地,听到啥,看到啥云云。他签了名,我谢过他,就让他先走了。

 

转回头,我和阿根说,N6通知,最后出庭,照着包头仔的说法,这些证词在听证官那边没什么力度,再者,另外两个包头仔连面儿都不露,更是难以说服听证官,万一听证官踢飞了案子,你就被动了。

 

于是,咱们开始说软刀子。你现在要看出,对你不利的是,你有长约再手,用房客有错提前解约,法通路不通。有策略地赶走加勒比丫头,将她们速速扫地出门,比你讨回千把元要来得重要。别忘了,人家还怀孕了,月份一大,肚子渐起,听证官肯定会偏向“肚娘”。阿根这时才意识到,N6好像是个银样鑞枪头。我说是,可但是,就是镴枪头,我也要跟丫头们比划比划。

 

于是,我回到办公室,以阿根代理人的身份,写了一封言简意赅的邮件,致三个加勒比海丫头。内容包括三点:

 

首先,有人向房东投诉你们藏毒贩毒,证人已经给我写了证词,为保护证人,只有在立案后,我才会出具证词,直接给警察。须知,此处地处皮尔郡,大约你们也知道,皮尔郡警察的风范是Peel No Deal,打击小毒贩,是皮尔郡的拿手好戏,小心!

 

第二,你们欠租是事实,你们起初所说的工作单位全部子无须有,这可是欺骗,小心!

 

第三,你们以后还是要租房的,如果以后的房东问起阿根你们如何,我可不知道阿根的英文水平是不是能说清事实哟,小心!

 

三个“小心”后,我话锋一转,告诉仨丫头,阿根是个悲天悯人的好房东,如果你们马上搬走,他减你们半个月的房钱,还给你们出一辆搬家卡车,让你们一下子就能住到新地方去,也方便你们搞“趴替”,做生意。我顺便把N11也填好,不签字,附件过去。解约日是两个星期后。(空白N11见下方)。

 


 

之后,我就开始盘算,如果N11签不到,我N6怎么去证明,当然,N6当时还在我的桌子上,静候时态发展。案子往往是尽人事,听天命。房东的运气也大有成分,不服不行,以后再讲这样的故事,说来话长,扯远了。

 

两天后,没消息。我让阿根去试探,阿根不敢,我还是催阿根,因为如果我再出面,有可能谈崩,回头路漫漫。我鼓励阿根,沉舟侧畔千帆过,波涛在后岸在前。好阿根果然不孚我望,转天早上去了出租屋,一直在客厅坐等(包头仔同意并开门),好不容易盼来了三个加勒比海仙女,天神保佑,仨丫头的兴致不错,说我们要和发邮件的那个人谈一谈,于是阿根接通我的电话,用免提说话,丫头们叽叽喳喳你一言我一语地问来问去,无非就是不会不会报警啦,是不是真的免半个月租啦,押金是不是劝退啦,是不是真给找辆卡车啦。。。我一一作答,她们满意。于是我说,你们要不要再咨询一下律师啊?附近有不少律师行,费用也便宜,估计每小时三百块。她们忙说不用。我说既然不用,你们何不签了N11,否则阿根变卦,也是有可能滴。于是她们说,签,没什么了不起,我们早就想走了。我连忙用中文告诉阿根,让她们立马签签签。我事先也把N11传给了阿根,让他打印在手,于是N11就签了。见下方。

 

 

 

虽然离搬出还有几天,但是N11是个好东西,因为阿根再也不用费尽唇舌,如果不搬,直接找法警,强制驱逐。阿根将信将疑,我告诉阿根,民租法的第七十七条之第一款至第八款就说的这个。当然,丫头们可以提出动议,但是她们已经放弃寻求独立法律意见的机会,这个N11签的没有不公平之处。阿根听了,眨眨眼问我,民租法是个什么东东。我笑笑说,我回头给你讲。

 

故事说到这里,就算是暂时说完了。至于搬家日,加勒比丫头是否真的搬了家,因为时候未到,我们也不知道,但是无论如何,N11在手,阿根有了相当的保障。我还在跟进这个案子,二月上旬,我再来说端详。不过,这两天听包头仔说,她们倒是天天都在打包整理东西,光是鞋就好几筐。。。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嘉华网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2 Comsenz Inc. 嘉华网

GMT-5, 2017-10-19 15:05 , Processed in 0.081158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